返回

第十六章 许七安的日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第十六章 许七安的日记 (第1/2页)

    “今天是庚子年,丙戌月,甲午日....什么乱七八糟的,换成以前,我肯定一头雾水。好在继承了原主的记忆。

    根据我的推测,应该是鼠年,阳历10月18日,嗯,我要开始写日记了,反正我也不是啥正经人。

    二叔说的没错,我得换个活法。

    这狗屎一样的社会,混的太高未必是好事,古代被抄家的大官比比皆是。什么样的人才能过上滋润的生活?我研究了一下,是中产阶级。

    比普通人过的富足,又涉及不到高层次的争斗,平日里吃点小亏无所谓,这个阶层的人是最滋润的。

    另外:今日在集市上捡到一钱银子。”

    “10月19日,天气阴,我必须要有钱,这世上比银子更可靠的是金子,虽然商贾没地位,只能说有得必有失吧。我打算再过几天就辞职,不在衙门当捕快了,一个月二两银子一石米,何时能去教坊司睡花魁?”

    “10月20日,天气阴,我先不急着辞职,把生意搞起来再辞职。今天看到同僚拿着牌票去敲诈商人,心里不是很舒服。但我知道这是社会常态,呵,要是当年的我,早就热血冲头的呵斥,生活磨掉了我的棱角。当你无法改变任何事物的时候,请学会沉默。

    另外:今日在衙门捡到一钱银子。”

    “10月21日,天气晴,今天王捕头带我去勾栏里耍了,我对勾栏的印象有所改变,它是一个听曲听戏兼灵肉交融的场所。我还在炼精境,不能破身,万分惆怅。

    瞅了半天,没一个比婶婶更漂亮的,婶婶是那种丰腴美艳中,又自带端庄的良家美妇人,勾栏里的女人过于轻佻,风尘气太重。

    这么一看,玲月妹子和婶婶的颜值很能打啊。

    然后,我在勾栏捡到了一钱银子,正好用来支付听曲吃菜的钱....最近是不是走了狗屎运?”

    “10月22日,勾栏听曲。”

    “10月23日,勾栏听曲。”

    “10月24日,勾栏听曲,王捕头问我为何如此快乐?因为白嫖使我快乐。”

    “10月25日,许七安啊许七安,你怎可如此堕落,不能这样下去了,你忘记自己的目标了吗?先订个小目标,赚一个亿。”

    “10月26日,勾栏听曲。”

    “10月27日,勾栏听曲。今天没有捡到银子,我支付了一钱的piao资。呸,乌烟瘴气的地方,再也不来了。”

    “10月28日,这个世界有火药,也有火铳,皂角也有了,效果还出奇的好。这样香皂计划也泡汤了,我讨厌炼金术师。对了,玻璃!

    我可以烧玻璃,玻璃可是好东西啊,这群古代人肯定没见过。”

    “10月29日,哦,玻璃也有了,我得另谋出路。今日在家里捡到二叔的私房钱,一钱银子。”

    “10月30日,勾栏听曲。”

    “10月31日,我今天又发现了一个赚钱计划,我可以改良纸张,大奉文道昌盛,只要我能做出更好的纸,我就能日进斗金,吃最好的食物,睡最美的花魁。

    我想想,纸的制作流程是.....(整段划掉)。

    好了,不必在意纸张这种小事,我有了更好的主意,制造水泥。

    

  第十六章 许七安的日记-->>(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