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十四章 心理博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第十四章 心理博弈 (第1/2页)

    “啪!”

    朱县令再次怒拍惊堂木,大声喝道:“你说看到黑影杀人后翻墙离去,为何捕快今日搜查墙下花圃,没有脚印,亦没有花草践踏的痕迹。”

    张杨氏一愣,漂亮的杏眼‘咕噜噜’的转了一圈,“这,这....”

    张献立刻道:“大人,贼人如何潜入宅里,母亲如何知道?县衙捕快查不出来,大人也不能把罪责强加给我母子二人。”

    神特么母子,你别侮辱这两个词好嘛,你那是义母吐(?)....许七安听不下去了。

    朱县令大怒:“巧舌如簧,来人,给我上刑。”

    这年头的审问过程大抵如此,逼问、动刑,在缺乏证据的情况下,只能这样。

    因此,常常出现屈打成招。

    可也没办法,取证难度很大,缺乏设备和专业技术。于是刑法就成了必不可少的程序。

    利弊皆有。

    张献大声道:“大人这是要屈打成招?家叔任职礼部给事中,大人就不要弹劾吗。”

    所谓家叔,其实是出了五服的远房。然而血缘虽远,关系却很近,因为张家常常为那位远房亲戚输送利益。

    一针见血,朱县令眉头跳了跳,他知道张家有那么一点背景。

    “你敢威胁本官,来人,杖责二十。”

    四名衙役上前,两名用棍子交叉锢住脖子,另外两名扒掉张献裤子,衙役们开始用力,啪啪啪的声音响彻公堂。

    张献嘶声惨叫。

    朱县令沉着脸,二十大板并不足以让一个人招供杀人罪名,五十大板还有可能。但也有可能把人打死。

    而且,就算张献招供了,案件上交刑部,张献依旧有可能翻案,别忘记,他有一个给事中的亲戚。

    到时候反而可能给自己扣一个屈打成招的帽子。

    趁着张献被按在地上打板子的间隙,许七安朝着朱县令身侧的跟丁招了招手。

    跟丁犹豫一下,默默退后几步,然后小跑着迎过来。

    “帮我带句话,让老爷暂时休堂,我有个主意。”许七安低声道。

    “你能有什么主意,莫要胡说,连累了我。”跟丁一脸不信。

    “索性也审不出结果,老爷现在骑虎难下,他会答应的,回头请你喝酒。”许七安道。

    “行吧....”

    跟丁疾步走到朱县令面前,附耳说了几句,朱县令立刻扭头看向许七安的方向。

    他沉吟一下,收回目光,一拍惊堂木:“先将两人收监,休堂。”

    ......

    内堂。

    朱县令捧着婢女奉上的热茶,喝了一口。

    混了几年体制,对官场规矩一知半解的许七安见状,立刻捧起茶啜一小口。

    “许宁宴,你有什么主意?”

    许七安惊讶于朱县令的态度,竟然出奇的温和,没摆官威。

    印象里,朱县令对县衙内的胥吏可不会这么客气。难不成穿越之后,脸都好看了?

    “我可以试一试。”

    “不用刑?”

    “自然。”

    朱县令更好奇了,放下茶盏望来:“说说看。”

    博弈论这玩意你也听不懂,说个毛啊....许七安笑道:“容我卖个关子,大人静候佳音便是。”

    安静的禁室中,杨珍珍被带到这里,水润的眸子转动,坐立不安。

    原以为胥吏要为难她,谁想把她带到这里就走人了,但这并不能打消她的不安。

    “吱....”

    木门被推开,一个穿着捕快服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高大挺拔,脸部线条刚硬,五官还算俊朗。

    “别紧张,随便聊聊。”年轻男人竟然还沏了茶,笑容满面:“你可以叫我许sir。”

    许蛇?

    

  第十四章 心理博弈-->>(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