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236 番外:居家人偶(后续)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236 番外:居家人偶(后续) (第1/2页)

    (承接第229章《居家人偶》的后续)

    当人偶们在厨房里敲盘子告知可以用餐后,我和表妹进去将盘子端出来。

    想不到他们真的可以做出我们能吃的饭菜。尽管我发现宫保鸡丁里的黄瓜和鸡丁均切得比花生米小太多了。

    所有需要切块切片的食物都比普通菜肴里型号要小上很多,以至于我们用筷子根本夹不起来,只能换勺子。

    然后我悲哀的发现我最喜欢的土豆炖牛肉,土豆块还没豌豆大,而牛肉块……也没豌豆大!

    抱歉,我已经尽力把所有物体切成较大的形状,显然还不够大……蓝染落音深感歉意。

    当了妻子了果然不一样啊,多贤良淑德啊。我含着豌豆大的土豆块望着自家的落音,她正津津有味吃着薯条,完全没看我们对食物充满怨念的眼神。

    也许该买个白哉回来教导一下她了。

    顺带说一句,薯条是唯一大小正常的食物。

    你们究竟几个人炒菜?我对食物不挑剔,但明显觉得一桌食物的水准差异至少分为上中下三等。

    我还有落音。玉伸手在两位落音间比划了一下。

    不用多问,我和表妹马上判断出:最好吃的菜是玉做的,中等是蓝染落音做的,最差是……

    小米你太过分了!凭什么认为我最差!我家的落音搁下筷子,生气了。

    只相对而言,相对。其实你的水准就比我妈差一点,如果我妈妈出差了,你愿意替代我爸掌勺吗?说真的,我可以忍受我老爸煮的淡而无味的汤,但不能忍受他把香肠变成焦炭。

    听到我讨好的话,落音的脸色由阴转晴。

    吃到一半,我注意到那条倒霉的被刮鳞剖腹放血然后清蒸的鱼还没有人动一筷子。太奇怪了,他们几个人偶明明之前对鱼垂涎欲滴。

    你们怎么不吃啊,都凉了。我夹起一筷子鱼肉的同时说。

    几个人偶对视一眼,下一秒,桌上残影晃动。

    我伸出夹第一筷的鱼肉的手臂还没缩回,盘子里的鱼已经变成了满盘鱼刺和汤水了。

    他们闷头吃得不亦乐乎,样子居然还很优雅。

    为什么只有我还像个傻瓜似的做伸手状?!

    表姐,人偶不能对于某样东西表现得太过于热衷,因为这是BUG。他们害怕会被公司回收,所以只有当你允许他们的时候,他们才能动手。

    表妹,谢谢你的解释,虽然我没怎么听懂。

    吃完后,大家一起收拾桌子。人偶体型虽小不能端盘子,但擦个桌子清理垃圾还是没问题的。

    你打算住多久,我好给你准备床铺?我一边洗盘子一边以随口发问的态度问表妹:其实我巴不得表妹明天就带着她的一对人偶回去,如果能今晚就走更好。

    我可以让星宫哲和玉留在家里,至于表妹嘛……如果她用我的电脑,估计我的电脑恐怕就马上会充满河蟹病毒。

    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走啊,放心,这次我不会只呆上区区十天半个月的,我至少会住到八月份,因为是暑假嘛!呵呵,表姐,小米表姐!你激动就激动啊,不要昏倒啊。

    你确定她是高兴地昏倒嘛?我在陷入昏迷前听到哲清冷的声音说:我看她是被吓得昏倒了。

    —————————————————————————————

    今天一大早,表妹就把我从暖烘烘的被窝里拖起来去逛街,我极不情愿的同意了,由于要把三个人偶都丢在家里,所以叮嘱落音,蓝染那两口子又来串门的话,不要准备糖果饼干,反正他们也不吃,省得浪费,顶多倒一茶盖水,不要放茶叶。

    就连人偶也克扣!我们本身也喝不了几片茶叶的,你也别小气到这种连人偶也克扣的程度啊……落音碎碎念叨着挥手将我赶出房间。

    虽然我也喜欢动漫,但我是一个倾向正常的人,别说同人了,我连周边都基本不买。如今被表妹这样的恐怖腐女缠住时,我得更加洁身自好了。

    当然,我不介意跟她一起逛动漫店,更不会推辞她买来送给我的一个黑崎草莓的钥匙扣。

    当我们大包小包的回来后,玉正推着一个大喷壶给黄泉森林浇水。

    准确说,玉抱着比足以装下三个他的大容量喷壶站在书桌边沿,将壶嘴倾斜,让水流出,浇到地板上的‘黄泉森林’的里。

    由于十分担心他重心不稳跟喷壶一同一头栽下去,我非常有礼貌的先跟他打招呼,然后提议帮他浇水。

    落音走过来了,目光盯着森林,然后就在装着黄泉森林的箱子边绕圈,绕来绕去绕了三四分钟就是不离开。

    她想进去。表妹解释。

    那她为什么不进去呢?我停止浇水,以免她等会进去的时候被淋成落汤鸡。

    她不是我的人偶,又不是跟星宫哲和玉一同购买的,所以她没得到哲的许可前,是不能擅自闯入森林。

    哲,你为什么不让落音进去?

    黄泉森林(微型模型)还处于成长不中,面积不够大,植物品种不多,我想缓一段……好吧好吧,你不要再用这种小狗的眼神望着我了,我都鸡皮疙瘩掉满地了。

    星宫哲肯定是被我对落音的满腔爱心感动了,他马上就同意了。

    落音。

    在,哲哥哥。

    今晚,你和我们一起在森林里的小屋过夜吧。

    落音没有回答,只转头望向我。

    哦,好吧,好吧,你不要再用这种小狗的眼神望着我了,我都鸡皮疙瘩掉满地了。突然间,我爆出了和哲一样的说词。看来,我也被‘感动了’。

    好耶!

    今天的最后一缕阳光,就在伴随落音在沙发上欢呼着跳来跳去的身影,消失在地平线了。

    ————————————————————————————

    清晨,我被邻居龙大爷的吼叫给吵醒了。

    哪个混蛋敢偷我家的菜!天打雷劈的家伙!

    啥米?什么时候龙大爷也新潮得喜欢开心网了?我从床上坐起来了。

    龙爷爷可是我们小区的老住户,住我楼下,别看满头白发,可中气十足,天天上公园吊嗓子,还曾得过小区业余京剧戏剧奖。

    偷我家的菜也就算了,居然还敢种上一片野草,混蛋!别让我抓到!

    什么?开心网什么时候增加能在别人菜园里种菜的功能?我更加好奇,准备探头到阳台上一探究竟。

    表妹一把按着我的头将我从阳台上拽下来。

    嘘,别让那爷爷看见了。

    怎么回事?我预感这事搞不好跟我表妹有关,那太可怕了。

    表妹小声跟我解释道,原来龙爷爷将自家门前的一片公用土地占为己有开垦种菜了,结果昨晚星宫哲瞧中了那片菜园的肥沃土质,他将‘黄泉森林’从箱子里挖出来种里了进去,当然,他也拔了几颗卷心菜才腾出足够的空间种‘黄泉森林’……

    我听着冷汗直下。你家人偶怎么可以入侵别人的地盘?

    碰!我的后脑勺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我一回头,就看见蝙蝠星宫哲悬停在半空中,桌子上有一袋板栗——他肯定是用一颗板栗砸我的。

    他还不是将公共绿地圈为自己的地盘,我也只是租用而已。

    租用?你和他商量过?你交租金了没?我以为厚脸皮是我的专利。

    我还不是没来得及跟他说嘛。星宫哲扑扇着蝙蝠翅膀,飞出了窗户。

    由于表妹没来得及抓住他,接下来,外面的乱子可就更大了。

    我和表妹都躲在阳台下,不敢伸头去看。反正整个小区都听得到龙大爷的咆哮。

    由于咆哮声极具地方方言特色,所以在此就不翻译了。

    总之,整个小区里,喜欢看热闹的人都爬起来看热闹了。

    不过大部分人都不知道真相。

    除了,我隔壁的邻居……

    没一会儿,邻居跑来串门了,进门就嚷嚷。

    哇,太狠了!你们家怎么老出事啊!

    我马上窜上去捂住他的嘴巴:嘘,小声点,你不知道龙大爷当年曾跨出过鸭绿江,现在还老当益壮呢!

    呜……松手。

    你的人偶呢?看见他居然是空手前来。我松开手,猜测起蓝染和蓝染落音的去向。该不会!

    他们去帮忙去了!

    什么!

    这下我和表妹都探头去看,心中满是担忧。毕竟龙大爷年纪大观念保守,不怎么上网,所以对新潮事物的接受能力不太……

    好吧,简直是糟糕!龙大爷恐怕根本就不知道智能人偶是什么吧!那还不咆哮起来才怪!

    我和表妹还有邻居偷偷从阳台往下看,就看见龙大爷挥舞着苍蝇拍一阵乱打,而星宫哲则像大蝴蝶一样优雅的飞来飞去,轻松的躲避攻击,硬是累得老人家气喘吁吁。

    就算不用望远镜,我也能看到菜园栅栏上的几个黑点,正是落音玉蓝染几人,他们爬上了栅栏,并坐在上面欣赏这场追逐戏。

    显然谁都不担心星宫哲会真的被当苍蝇打到。玉还喊着,不要伤害这位老爷爷。

    蓝染夫妻居然还能在这种气氛下相互调情。可恶!

    而我家的落音不经意扭头间瞧见了阳台上的我,我赶紧以口型命令她,赶紧上前帮忙。

    不,放心吧,哲哥哥不会伤害对方的。落音以‘传音术’回答我。

    笨蛋!你们不知道我知道,龙大爷当年抗美.援朝过,厉害得很,而且他还有杆□□没上交……我急了,不由吓唬他们。

    什么!几个人偶从我的口型看出了问题。纷纷站在栅栏上,伸展双手使用鬼道。

    最先动手的是玉,他隔空挥出一刀,一道超小型号的风刃刮出,将龙大爷手中的苍蝇拍削掉。

    稍后,两个落音使出的六杖光牢从平地而起,牢牢锁住龙大爷的脚踝,于是龙大爷的身影顿时一滞,险些摔倒。

    但接下来,蓝染使出了镜花水月。

    不知道龙大爷看到了什么幻想,总之,他突然瞪大双目大叫一声‘啊呀’,然后身体就失去了平衡。噗,仰面摔倒了!

    还没完!百步阑栏!我家的落音跳起来,数百道筷子粗细大小的光束沿着龙大爷的衣服轮廓将他牢牢钉在泥土上。

    哦~~~,在朝X战场上全身而退的龙大爷晚年不保,栽在一群智能人偶的手中,光荣‘牺牲’地点还是自家菜园子里。

    欧也,成功消灭敌人!人偶们纷纷击掌庆贺。

    阳台上的我、表妹和邻居,也跟着龙大爷一样,一头栽倒不省人事。

    今天可真是闹腾的一天。

    —————————————————————————————

    昨天的事件最后,幸亏龙大爷老当益壮,也幸亏菜园子里都是软软的泥土和脆弱的蔬菜,所以救护车和护士小姐才没能登场。

    不过可怕的居委会主任大妈找上门了,把我和表妹还有邻居好一顿训斥。要我们管好自家的人偶。

    我们只能陪着笑脸,并准备登门向龙大爷道歉。

    至于黄泉森林……还在菜园里,因为星宫哲在黄泉森林附近布下了各种陷阱,任何人和动物不得擅自靠近,不然铁定中招。

    你们几个太乱来了!等到居委会大妈走了,我转身就奔至积木别墅前,叉腰训斥他们,幸亏积木别墅涂了万能胶,不然又哗啦哗啦的掉积木。

    小米,别生气。你们也不用去,这事是我们惹的,我们去摆平。落音居然大大方方的走出来,颇有烈士慷慨就义的姿态。

    什么!就你们几个罪魁祸首去!龙大爷还不拿□□跟打鸟似的把你们一窝端了!

    怕什么!他又不是李唯教授,能厉害到哪里去。你们三个呆家里头,我们去去就回。

    由于害怕脾气暴躁的龙大爷,我们几个主人很没胆量的乖乖呆在家里,摇着手帕目送自家的人偶前去打压伤员,不,是负荆请罪。

    他们去没问题吧。

    没问题,他们还在免费保修期,一个客服电话,维修人员随叫随到。

    白痴,我是担心龙大爷的安危。

    放心,根据人偶三定律,人偶不得伤害身为生物体的人类。

    一派胡言,要是不能伤害人类,昨天那算什么,友好切磋吗?!

    漫长的一小时后,这事居然还真让几个智能人偶给摆平了。

    一干人偶以胜利的姿态翻过阳台上回来了。

    我们达成协议了。

    什么协议!

    龙大爷同意我们在居住期间将黄泉森林种植在他的菜园里,作为租用的代价是我们帮助他照顾菜园子。

    哦。

    小米,你听明白没?是‘我们’。

    什么——!你的意思是,我……也得帮忙!

    有什么关系。只是浇水除草捉虫,不会很累的。哲不以为然的梳理额前的刘海,一双邪眼微微转动,瞬间有道冰冷的目光落到我身上。

    莫非……你对我有意见?

    没!我对您绝对没意见!种菜啊,体验生活,而且龙大爷又是邻居,所谓远亲不如近邻,搞好关系是必然的!当然了当然了,我们都要去!

    我转头盯着表妹和邻居,目露凶光,加重语音重复:‘我们’都去。一个不准跑。

    ————————————————————————————

    今天注定是个悲惨日,其程度仅次于彗星撞地球,喔,还有次于‘龙大爷菜园圈地’事件。所以我开始默默祷告,希望哪位神能赐予我幸运,平安度过今天。

    得了吧小米表姐,姨妈只是安排你相亲。表妹对于我在日记中这样形容这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非常不满。我也很不满她对我的态度:相亲的不是你,你当然能说风凉话了。

    鉴于相亲还不到需要我以死相逼不去的程度,所以我硬着头皮决定去了。

    走吧走吧,我想去相亲完毕,然后还有多余的时间逛街。

    小米,你怎么可以没去就认定自己会相亲失败呢?!落音对于我的态度嗤之以鼻。

    要你跟朽木白哉以外的人相亲,你愿意?

    别贫嘴了!注意时间,在怎么不喜欢也不能迟到啊。玉劝说。

    总之,我穿上了新买桃红色的风衣,好让落音呆在宽大的口袋里跟我同去。

    我不是为了让落音想办法赶走那个男人才带她去的,真的。

    为了支援我,表妹带着星宫哲和玉也要跟着去,而老来我家串门的蓝染和他妻子一听说,也撺掇他们家主人前来凑热闹。

    真是令我无语了——!天底下怎么这么多人喜欢看别人的好戏!

    按照约定准时来到餐厅,对方比我早到,恩,不迟到这点做得还不错。

    表妹和邻居伪装成一对情侣(朋友),坐到邻近桌前,注意我这边的事态发展。

    我微微头一偏,就能看到几个人偶在桌子上看菜单,服务员见怪不怪的认真记录他们点的茶水。

    我头又一偏,望着窗户外停着一溜的高档车,猜想里头肯定少不了眼前这位公子哥的一辆。

    (日记写到这里,我努力回想对方的名字,可惜实在不记得了,事实上,我很庆幸我在那种可怕的情况发生后还能够全身而退。所以名字不重要,我继续写下今天发生的可怕事件才是重点。)

    公子哥容貌普通,可他的一身派头却十足的显贵。就连我这个对品牌不怎么重视的人也能看出围绕他周身的几乎肉眼可见的灿灿金光——有钱人的特性啊。

    陈小姐,您好,请坐。他主动为我拉开座位。

    还不错。表妹在那边悄悄点头,她喜欢有礼貌的男人。

    陈米,没错,我的名字叫陈米。

    虽然这个名字不太好听。儿时,还被男孩子起外号叫‘陈年旧米’,为此我没少和他们打架。但我从来不怨恨我老爸老妈给我起这么个名字,因为这是爷爷奶奶起的。

    陈年旧米怎么了?民以食为天,瞧我多重要!

    (好像写偏题了……此处划掉)

    由于要给对方面子,我便点了一杯饮料,又试探跟他稍微聊了几句。

    结果对他的印象立刻从‘淡淡然一般般’到‘略微讨厌和嫌恶’的程度。

    他整个一人,就是俗!彻底的俗人!(关于他我就不多写了,因为他不是重点。)

    总之,劳力士被看成暴发户的象征都是眼前这种家伙给闹的!

    连偷听的落音也受不了,然后从我口袋里爬出来,跳到桌子上,也不管会不会吓到对方,径直打断我们的交谈。

    主人,我能喝点你的饮料吗?

    可以。

    公子哥看见一个和芭比娃娃差不多大小的人偶居然能动能走路说话,并站到玻璃杯前拿着吸管喝饮料,眼睛顿时亮了亮,激动的跟我说。

    陈小姐,想不到你也喜欢人偶啊。

    是的。我顿时有点惋惜:原来他知道啊,实在可惜,本来还想看看他饱受惊吓的窘态。

    陈小姐,想不到我们又多了一个相同的爱好(谁之前和你有相同爱好了!),原来你也喜欢玩人偶!

    玩?我和隔壁桌的表妹一同的皮笑肉不笑的暗暗鄙视:果然够肤浅!不值得再为他多浪费时间了。

    人偶虽然从实际角度讲只是一种智能玩具,但他们太智能了,仿佛有感情的血肉生物一般。购买他们的人就必须负担认真照顾他们对待他们的责任。

    说是‘玩’的人一定是外行。真正购买人偶的人,就管她/他叫‘养’。

    人偶和宠物一样,需要付出爱心去‘养’。所以一听‘玩’这个词,就知道这家伙不过是趋炎附势,追求新潮时尚的炫富狂,一旦时尚潮流褪去,他肯定会将人偶弃之一边,不予理睬。

    可怜了他的人偶。不知是什么角色的,但愿别是个可怜兮兮的。

    表妹对他的评价马上跌至谷底,并对着我比出‘X’的手势,要我速战速决。

    正巧,我也带了我的人偶过来。

    不等我开口说有事要离开,公子哥自说自话,并以极度得意洋洋的表情亮出了他的人偶。(天知道,他事先将他的人偶藏在哪个西装口袋里了!)

    惨剧在这一刻露出它狰狞的獠牙了!

    哦买锅滴啊——!

    李唯教授!!

    名牌西装、褐色卷发、圆形眼镜!笑得阳光灿烂!即使比真人小很多很多,但凭借我1.5的视力,绝对没错是他!!!

    下一秒,我火速捞起落音塞进口袋站起掉头就跑,并在路过邻座时一手抓表妹一手扯邻居将他倆也带出了餐厅门。

    至于星宫哲、玉和蓝染夫妻见势不妙也速速瞬步‘飞’出餐厅。

    没等我们在马路对面站稳脚,这短短不到二十秒的时间里,餐厅里所有人偶拉着他们的主人皆逃出了危险地带。

    再在不到30秒的时间内,其他客人和服务员也逃跑了,最后一个逃离的人居然还转身把餐厅门从外用棍子给插上,防止公子哥带着李唯教授跟出来。

    然后,我们所有劫后余生的人就听到服务员一个劲的哭啊:老板说餐厅在他在,餐厅亡他亡,所以他不愿出来,呜呜~~~。

    汗!

    我们所有人就站在马路对面,望着隔着一条不宽的马路对面的餐厅,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表妹从背包里掏出望远镜向餐厅内眺望,被我一把抢过来看。

    公子哥从先前的一头雾水变成了彻底傻掉的白痴样。他正茫然的四下张望,寻找事情发生的原因和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方法。

    (我不得不说明一下了,对方简直是白痴中的极品!他不该购买智能人偶!尤其是在没的情况下仅仅为了炫耀而买智能人偶!还居然买了最危险的那种!而最最不应该的是仅仅为了向相亲对象炫耀就随便把他带出来!)

    我收回望远镜,关注了一下在场人士所拥有的人偶数量和品种:四个落音、其中三个身边各有一个朽木白哉虎视眈眈的守着;三对星宫哲和玉正在相互争辩,显然星宫哲们想冲进去阻挡李唯教授,玉则不同意;五个蓝染隔岸观火,其中四个身边各跟着一个小银蔓;再看看,哦,居然还有一对乌尔奇奥拉和葛力姆乔,他们正在斗嘴。

    没等我和表妹开始新一轮争抢望远镜的行动,耳边听得‘呜呜呜’的警笛鸣叫,一辆警车以漂移高手的姿态出现在马路边了。

    警.察一下车,劈头就问:谁报的警?什么情况

  236 番外:居家人偶(后续)-->>(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