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十七章 金三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第十七章 金三胖 (第1/2页)

“哎呀!这是怎么了,什么事儿啊?”率先反应过来的就是老鸨了,店里发生争斗这种事情可是不妙,做她们这一行的,完全是和气生财,只要顾客高兴了,随手打赏三五十个铜板还是很常见的,可万一要是惹到哪条地头蛇或者某个富贵主子,那可就真是断了一条永久的财路了,更别说还可能惹来一堆不必要的麻烦。

    “夏晴!你这姑娘是怎么回事!怎么惹到金三爷了?”老鸨惊呼一声,冲着趴在围栏上淌着泪珠的夏晴翻了翻白眼,随即赶忙大声补充:“金三爷,别生气,有话好好说,这就来,这就来!姑娘多的是,千万别扫了兴!尽管挑!”

    说着,老鸨就飞步冲进店门,同时不忘伸手拉拽几个姑娘,满脸不耐烦的白了几人一眼,低声呵责:“还愣着干什么?赶紧上楼帮忙!不然今晚有你们好看的!”

    “夏晴姐?”还想追赶丁力的赛义加德也是一惊,立即站在原地望了上去,没想到转瞬间丁力就又去而复返,望着那梨花带雨的夏晴,丁力倒也觉得对方挺可怜,一个柔弱女子沦落风尘,却还要受到此般虐待,不禁怒火中烧,沉声询问:“赛义!怎么回事?”

    “啊?”正处于内心纠结的赛义加德被耳边的声音吓了一跳,向旁边跳开一步,登时惊喜过望,连忙向丁力解释:“楼上这位,可是出了名的艺女,卖艺不卖身!看样子,一定是那金三胖发了疯想来强的,这下才有了冲突!”

    “金三胖?什么人?”丁力一听就来了气,最看不起的就是欺软怕硬之辈,更何况还是欺负一个柔弱女子,登时向前跨出两步,目光之中随即出现了一个满脸横肉的矮个胖子。

    “就是他!”赛义加德登时认出了出现的中年胖子,恶声恶语的向丁力介绍:“金三胖是上一辈的地痞流氓了,据说祖上是新罗人,现在改做海船生意了,不过手下却养着一群无恶不做的家仆护院,在番坊区内也算是一号人物了!”

    “原来你们番邦人在大唐也有帮派!”丁力下意识的应了一声,随即心中便恍然大悟了,有人的地方便有江湖,别说像番坊区这些外邦人了,就连循州和潮州的癞五和刘三爷来到同属岭南东道的广州府,不也照样得拉帮结派,团结一心才堪堪能有立足之地,这些也都是无可厚非的。

    不过,丁力信奉的可不是强权就可以欺压弱势。路不平,就当有人铲!这才是丁力的内心想法和一贯的做事风格。

    “臭**!这么长时间了,还在金爷我面前立什么贞节牌坊,不就是钱么,金爷有的是。。”金三胖果然霸气嚣张,咧开大嘴用不是很标准的唐语骂骂咧咧,随后还用新罗语厉声补充几句,嘴角横肉上下抖擞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坠落,几近是圆柱体的身形将整个回廊都完全遮挡了,面前哭哭啼啼的夏晴也只能满脸恐惧的不停往后退去,似乎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竟然半天也没说出一个字,只有满眼的骇然。

    “此金三胖,非彼金三胖!”丁力想到一个很重要且很出名的领导人,嘴角微微一笑,上下打量一番丈高的楼层,低语一声,也不管旁边一脸茫然的赛义加德,自顾自的向着门外支撑的两颗柱子走去。

    丈高的距离,对于丁力来说完全不算障碍,更不用说还有可用来攀爬的柱子以及从二楼垂下的一块实木牌匾了。稍稍助跑两步,轻身一跃双手便扣在了牌匾下端的边缘,双脚一蹬身下柱子,腰身用力一个倒挂金钩,双脚便勾在了二楼围栏上,再次扭腰以翻,转眼间整个人便出现在了二楼,动作快的都没人看清,犹如会瞬移一般。

    “呀!”破口大骂的金三胖看着近在矩尺的夏晴,刚要伸手去抓对方,突然眼前一黑,下意识的向后闪开两步,同时惊呼一声,当看到毫无表情的丁力出现在面前时,很快便恢复了神智,登时火冒三丈,冲着丁力狂妄的威胁着:“臭小子!看你还是个唐人!难道还想在番坊区跟金爷我对抗?”

    “臭小子,赶紧滚开,别坏了我们金爷的好事!待会有你小子好看的!”金三胖背后立马冲上前两名打手,凶神恶煞的指着丁力怒吼着,却无奈金三胖庞大的身躯将两人完全挡在了身后,也只能是干瞪眼叫喊。

    “你真该庆幸你长的这么胖!”丁力丝毫不在意对方的漫骂,淡淡一笑,轻吐一句,在对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猛然出脚重重的踹在对方腹部,趁着对方吃痛弯腰的时机,丁力骤然出手,十指闪电般锁住对方肩头,脚下步子微岔,马步扎稳,双手一提,朝着一侧便将金三胖甩了出去,口中闷喝:“走你!”

    “呼。。”

    肥硕庞大的身躯划出的破空声将上下两层楼所有人的倒吸凉气声完全遮盖,半空之中的金三胖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还没来得及反应,耳边就是‘嘭’的一声闷响,随即感到浑身的肥肉都在不停的甩动,好在的是筋骨无碍。

    

  第十七章 金三胖-->>(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