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正文 第十三章 悲催中的愤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正文 第十三章 悲催中的愤怒 (第1/2页)

    第十三章

    寒月无辉天地苍,北风肆掠夜漫长。

    落雪无依踪难定,寄人篱下尽悲伤。

    一怒而出,头上的血依旧在流。……不回头……任他高三虎。

    屈翔匆匆的跟在了身后,看着血浸透了午峰的衣裳,心里说不出的难受。一把拉着午峰的手,走向自己的汽车。

    夜色中,向县医院疾驰而去。

    ……

    一番清创缝合,包扎伤口,过后已是夜半。屈翔要求午峰到自己的房子……一同住。

    而午峰这连番的遭遇,虽然依旧强打着精神,心已千疮百孔,只想找一个避风的港口。抚平这失落和受人欺辱后的伤口。

    家……就是最好的港口!

    屈翔继续驱车前而行,拉着午峰,绕过那盘旋着的土路,趟过漫水桥,来到了村口。

    “翔……别跟我母亲说我的事,我怕她操心!”午峰已经忘记了伤口的疼痛,有些无力的向屈翔说道。

    屈翔只知道那高三虎的可恶,而对那赵妮的事……那是半点不知晓!看着午峰的情绪低落,有些发自内心的感触的说道:

    “峰……今天那高三虎仗势欺人,以后的路还要走,你不能没有了信心。以后,如果高家河村呆不成了,就跟我一起吧,我虽然在洛塬的生意也是刚起步,也需要帮手!”

    “翔……谢谢你!谢谢你帮我了这么多,我……我暂时一段时间,那里也不想去!想在家……陪陪我的母亲。”

    午峰拍了拍屈翔的肩头,又继续说道:“过了这段时间……如果高家河那边……!到时你那里还缺人手,我就过来找你!”

    面对屈翔的同情和邀请,午峰何尝不愿意呢!何尝不想痛快的答应屈翔而大显自己身手,但内心却是纠结着的,不想为此而失去这个朋友,自古合伙做生意的朋友,善始善终者……能有多少?

    “那好吧!过段时间,你的伤养好了,上来找我……!我也不进去了,怕我这嘴多,在阿姨跟前说漏了嘴,待我向阿姨问好!……保重!”

    屈翔见午峰坚决的说道,也不好多说什么,这夜已深沉,看着午峰,无奈中的无助,只有打道回府!

    临走之际,屈翔又深切的说到:“高家河的高三虎那里,如果有事,及时告诉我,在县城,我还是有几个朋友的……!”

    说完,便轻踩油门,车逐渐的消失在了上塬的夜色之中。

    ……

    ……

    屈翔走后,午峰乘着朦胧的夜色,走进了村中,一片沉寂,只有川风在呼呼。

    家……灯光全无,那陈旧的窑洞,却在这寒风中却昂首矗立着,不卑不挠的抗争着这冬的寒,还有那夏时的暑。

    母亲估计已经熟睡,午峰轻脚轻手的推开家门,准备悄然的躺上炕头。

    然而,母亲并没有睡实,开门的那一刹那间,母亲就睁开了眼。当看到自己的儿……头上的纱布,一时间,睡意全无。

    “峰……你的头怎么了?”

    那眼神霎时全部是关切,急切的等着午峰的回答。

    “噢……妈!没事,只是昨天干果园时,让树枝蹭破了一点皮儿,……你不管,睡吧!”

    午峰的回答都是事先已经准备好的台词,包括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

    母亲听午峰这么一说,将信将疑,但依旧心疼的说道:“要紧不要紧?涂药水了没有?怎么这么不小心,以后干活可以当心了!”

    “妈……没事,就一点皮儿的事,能有多大问题,你睡吧!我也瞌睡了,想早一点休息!”

    看着自己的儿一副莫不经心的样子,才安心了不少。

    午峰躺到了炕上,盖上母亲准备好的被褥,闭上了眼睛,心也释慰了不少。依偎在母亲的身旁,就算再大的难,再多的苦,都觉的是闲庭信步。

    ……

    ……

    第二日清晨,当第一缕冬日里的阳光从对面塬头上升起的时候,午峰才睁开了迷睡的双眼。才从头部的伤口处传来了阵阵的痛。这时发现,母亲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起床。在灶头忙乎个不停。

    

  正文 第十三章 悲催中的愤怒-->>(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