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正文 第十章 相逢老同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正文 第十章 相逢老同学 (第1/2页)

    塬下塬上 10

    飞雪飘零崇山寂,千沟百壑尽显白。

    天地素裹鸟不飞,冽风摧的人都归。

    一夜的白雪……在不觉间覆盖了黄土高原,以往的翠郁……在这厚厚的白雪下,瞬间变得苍苍茫茫。立在塬畔之上,眺睛远望,惆怅的目光在此刻也变的安详。因为这片满眼的洁白……是纯大自然的,纯净的。覆盖了美好的,也覆盖不美好的……大自然就是在此刻间,才是那么的公平,不论富贵与贫穷,秀美与贫瘠,都沉寂了下来……肃静一片!

    塬下,午峰从雷云村一行归来后,地里收割回的庄稼,该卖的卖,该入袋储藏的都已储藏了起来,闲来无事,待雪停了以后,便又来到了果园里。

    虽说一年之计在于春,但对于管理果园来说,这冬天也是很重要的时节,首先要待果树休眠下来时修剪树形,将杂乱多余的树枝剪掉,还要将果园清理干净,施肥……等。

    午峰一边干活一边憧憬着自己美好的未来,毕竟赵妮还是没有彻底断了自己的念想,只要自己在这片果园里打拼出一片天地,那么赵妮她妈妈或许就会同意自己的婚事呢!

    希望是黑暗中的火光,使人精神振作;希望使沙漠中的绿洲,使人心旷神怡。这是著名教育家陈懿的语句。

    而午峰就在这人生精神上的黑暗时期,遇到了赵妮,就像黑暗中遇到了火光,迷茫中遇到了期望。干起活来,也是精神百倍。

    下午时分,午峰正将剪下的树枝收集起来,准备运回到高老伯的院子时。突然,身后传来了一个叫声。

    “午峰……!”

    回头看去,只见一位身着夹克,身材端挺的小伙子,出现在了果园里。

    那小伙见午峰回头,嘴角微微的翘起,微笑着看着自己,并且将双臂抱在胸前,一副亲切而又不拘泥的样子!

    屈翔!

    怎么会不认识呢,熟悉的面孔虽然变得不再幼稚,笑时的酒窝依旧绽现在脸上,但不同的是没有了以往的那肥胖的身体,而是变得魁伟,笑容中多了的内涵与蕴意。

    上初中时,经常和自己挤在一个被窝里,班上,自己最好的朋友之一,也是唯一的一位。

    屈翔是城里人,家境富裕但学习欠佳。初三的那年冬季,他家里人几经活动,最后当兵而去。从此以后就再没有了音讯……。

    今天……今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怎么找到这里?

    老同学相见……分外欣喜!午峰自然是高兴的走了上去。首先是一拳,接下来又是一脚,不轻不重的砸在屈翔的胸前与屁股上。

    “你小子……还以为从人间蒸发了呢!”

    拳当然砸的不狠,脚也踢的不重。但屈翔还是夸张的躲避着,身上的那股成熟,老练,稳重顿时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把你猴精猴精的,这几年当兵也不见回来了联系我,今天怎么会记的我呢。快说,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屈翔笑嘻嘻的看了看午峰,又看了看那些快要拾完了的树枝说道:

    “这一时半会儿给你说不清,走……!把你这些收拾了,咱们一边喝酒一边聊去。”

    说完,便不由午峰做主的,自己开始拾起了那剩下的树枝……!午峰见状,也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并一边干活一边说话。

    原来屈翔是在西安时,几个老同学,老乡聚会时,遇到了羽文静,从羽文静那里知道,自己的妹妹在延一高那里上学,又跑到延一高找到了自己的妹妹午燕,才知道自己在这里。

    地上剪下的树枝本身剩下了不多,而屈翔的加入,三两下就拾完了。

    

  正文 第十章 相逢老同学-->>(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